军弩大黑鹰

病人。 庆嫂从门缝看见护士长进入49号房间。 这下,庆嫂放心大胆地从治疗室走军弩大黑鹰出病房,下楼回旅社去了。 吴主任主刀,裴医生当助手,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 当吴主任用镊子从文美芬的胸膛,夹出一片发黑发臭的纱布时, 在场的医生护士包括站在台边的黄院长都惊呆了。 这真是天大军弩大黑鹰的笑话!一家堂堂的三级甲等医院, 居然出现手术时把纱布遗留在胸腔的责任事故。 这事,如果让病人家属知道,让新闻媒体知道, 你看影响有多坏!怎么收场?黄院长望了一眼手术室的护士长 她心领神会 马上对军弩大黑鹰护士说: “这事如果你们哪个说出去, 不光是扣奖金的问题我会退到人事科,看院长怎么安排。” “医院多次强调科主任、护士长责任制, 护士长把人退到医院怎么处理?挂起来,下岗!”黄院长既是回答护士长的话, 也是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呢?第二天上班, 房文斌就知道了内幕。 而且, 胸外科发生了两件怪事: 早上一上班, 廖眼镜找不到文美芬的病历问护士长汤群。 她打开抽屉拿出病历,廖眼镜一看是三十六床的。 汤群不信,翻开病历一看果然是三十六床。 奇怪!昨晚,汤群从医务科长苏林手上接过十三床文美芬的病历, 她翻开看过廖眼镜像鸡爪的字,她印象很深。 可上午十点多钟,杨医生在医生办公桌上的CT片之中发现了十三床文美芬的病历。 但文美芬昨晚照的CT片,怎么也找不着了。 昨晚,廖眼镜因喝醉了酒,没有上手术台抢救文美芬。 今天上午,吴主任查完房,把廖眼镜喊到主任办公室一通臭骂军弩大黑鹰时, 陆小莹来找廖眼镜却被吴主任误认为药贩子或“三陪女郎”, 堵在门口不让进去。 曹汉民与陆小莹见隔壁医生办公室没人, 便走进去坐在靠墙的长椅子上拿起桌上的健康报看,军弩大黑鹰 耐心等待。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只听“乒乓”一声门响, 廖眼镜垂头丧气地从吴主任办公室走出来进入医生办公室。 “廖医生耽误你几分钟,可以吗?”陆小莹笑容可掬, 轻言细语地说。军弩大黑鹰 这和凶神恶煞的吴主任比,廖眼镜的人格得到了尊重, 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什么事喽?”廖子彦抬起头一看: “你是陆警官?” 陆小莹点了下头, 从挎包里拿出黑皮记事本递给廖眼镜: “军弩大黑鹰你见过这样的本子吗?” 廖眼镜翻着本子说: “和上次在艾小丽床上看到的本子一模一样 只不过那本上记了不少账目。” “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账目?”陆小莹把颉淼教授的那三张复印的条子拿给廖眼镜看。军弩大黑鹰 “对,就是它。 你看,这一张缺了一只角,就是那天艾小丽从我手上抢本子时撕掉的。” “这条子怎么在你们手里呢?”廖眼镜愣了一下, 然后用手扶了一下眼镜吃惊地问。 “廖医生,你如果想为艾小丽报仇的话军弩大黑鹰, 那我们刚才问你的话给你看的黑皮记事本和条子请暂时保密。” “好。 你们放心,只要能为小丽报仇,要我干什么都行。” 廖眼镜起身送陆小莹出门。 “请留步。” 陆小莹摇着手,轻轻地说。 陆小莹和曹汉民刚走没几分钟, 李公公就拿着一张CT片走过来问: “廖眼镜, 刚才陆警官同你谈了吗?” “你怎么知道?” “嘿 他们到我办公室联系是我把他们送到这病房来的, 要不是老板要我到内科找姚主任给省办公厅肖秘书长的亲戚联系住院的事 我会一直陪着他们。” 李公公捏白,套廖眼镜的话。 廖眼镜一向把李公公当成铁哥们。 既然陆小莹警官到办公室联系过,李公公也知道她来的目的, 廖眼镜把刚才陆警官辨认黑皮记事本子和条子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李公公。 “嗬,这事陆警官再三交代,不要对外讲。” 李公公故意吓唬廖眼镜。 “她刚才走时对我也是这么叮嘱的。 除了你,我任何人都不会讲。”军弩大黑鹰 李公公拿着CT片一边走一琢磨,艾小丽的死是不是与金玉有关呢?怪不得艾小丽死后, 她在医院很少露面都是曲媛在医院窜来窜去的。 他来到内科大楼东边人少、手机信号强的花园里,军弩大黑鹰 拨金玉的手机占线。 他重拨一次。 “哦,是你呀,李公公。 我正有事,等会我再打过来。” “喂,喂

微信客服:10862328